在學校我才能卸下幾層武裝的戲服和防衛的面具,我覺得沒有人懂我,也不需要有人懂我。我不想給別人增加麻煩,因為我一直是獨立的成長,我相信自己一個人也能處理的很好。

在家,我是一個有事卻不說,整天悶悶不樂的小孩;在學校,我是個看起來沒事,有話直說的同學。不知道為什麼我比較重朋友,對家人卻多了一些顧慮,有如此大的分別。

終於有一天…

爸爸在吃完飯後叫全家都到餐廳去,當時我不知道他想做什麼。

「孟哲你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每天都看你這樣,跟以前很不一樣…」爸爸說

「我沒事啊!」我沒有打算說,還任性的撇過了頭。

「一定是有什麼事情啊…」

跟爸媽僵持了一下,聽他們說了幾句話…我積壓已久的情緒終於…崩潰了…

那一天…大概是我流過第一滴淚以來,哭得最慘的一次吧,我嚎啕大哭,也顧不得全家都在場。我說了一大堆,也不大記得當時在說什麼。其實我曾試著跟我姊姊和妹妹說,但當我跟我姊說有同性戀喜歡我時,他卻出乎我意料的笑了。我不知道這種鳥事有什麼好笑的,我心情夠糟了。算了,反正沒有人懂我,也不需要有人懂我。那天,我才知道他是想讓我輕鬆一點,別把事情看得太嚴重。我想我姐也是為了我好,只是他了解我太少,或許該說,我刻意不被了解。從國二到高一所有的不滿,聲淚俱下中,我訴說。家人也是第一次,看到我有這麼深沉的悲傷…

那天,哭得好累…

不知道為什麼,說完以後感到比較輕鬆,心情也沒有之前那麼沉重了。

不想總是一個人默默的承受

創作者介紹

Be Myself

mjohn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