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討論提綱

一、試探討卡謬以「瘟疫」為標題的目的何在?「瘟疫」所要表達的究竟是單純的鼠疫或黑死病的問題,亦或有其他更為深層的涵義。

  瘟疫代表了整個故事從一隻死老鼠到整個黑死病蔓延的使末,可是瘟疫又是甚麼意思呢?那就是「生活」如此而已。瘟疫不是單純的表達了鼠疫或黑死病,而是生活一詞同時指的是「人生」,也就是說人活著的時後所碰到的一切困頓現象罷了。一般人對於社會上發生的事總是冷眼旁觀,不過公眾事務一但觸及自己生活,便有所不同了。瘟疫不是一時,也不會是長久,有時深刻被記憶,有時被遺忘。

二、試反省2003年春夏之間的SARS肆虐之際,台灣地區人民與俄蘭城人民的反應有何相似之處?

  回想SARS期間,全台風聲鶴唳、人人自危。人與人之間多了一點猜疑,但同時也多了一些關懷。就像戲院中倒地的演員,卻讓眾人惶恐不已,每個人在捷運中帶起口罩,生怕附近的人突然咳嗽。俄蘭城一些尚未得病的人組織起一個救護的團隊,幫助得到瘟疫的人們,外地的醫生和醫護人員也是不斷湧入。

  而台灣非典期間,雖然有些醫院封鎖,仍是很多護士醫生幫忙看護,也有些人因公殉職。另外人們雖然沒有像俄蘭城的人民那樣失控,但是我相信如果時日一久,人性使然,還是蠻有可能讓整個社會失序,需要像俄蘭城那樣出動軍警來鎮壓。

三、綜觀全書,瘟疫是必然的罪惡嗎?依卡謬之見,瘟疫在造孽之際,對於人類有何積極的影響?

  瘟疫簡單的說即是生活,生活就像人生般,有高有低,因此我認為瘟疫不能武斷的說是必然的罪惡。平常我們可能只會在意自己的生活方式,跟自己有關的人事物,但是當瘟疫發生的時候,每個人都是生活中的一部份,我們變得必須拿出一些關心對待別人,從對某些人的愛變成關心這個生活圈的愛,這種人本的精神應該是卡謬所關心的吧。

四、(一)書中有兩位抗疫英雄,一位是醫生李爾,另一位是神父潘尼洛。兩位原本是不打交道的,形同陌路,但隨瘟情加劇,兩位變成攜手合作的摯友。這種大轉變對於身處在荒謬人生的人類而言,其意蘊何在;(二)請剖析書中其他重要人物如塔霍、藍伯等人之性格及其作為的重要啟示?

  雖然人們有不同的觀念、想法、信仰,但是當自己的命運要和別人的命運維繫在一起的時候,很多不必要的堅持與隔閡就自然而然的煙消雲散了。他們雖然思想不同,但同是站在救人的陣線上頭,自然而然的開始攜手合作了。

  塔霍:他與李爾之別只在於他想不憑藉上帝而做個「聖徒」,想從無望中祈得心靈的祥和,而李爾僅關心「做人」而已。從兒時對父親的經驗中他發現,任何人包括自己,也免不了有時會判決別人,卻也因此在許多時候直接或間接地致人於死。他反對某些人基於自認的絕對真理而審判別人,於是終其一身從事於抗爭的志業。他認為死亡是種無可奈何,但卻又是惟一的解脫,人生對他而言是幻滅的。

  藍伯:為了愛人竭盡心力的設法想離開籠罩著黑死病的俄蘭城,但卻在可以脫逃的那刻,選擇放棄機會,而答應與李爾、塔霍為反擊瘟疫而奮鬥。因為他領悟到:想要分攤別人的不幸,就沒法追求自己的幸福;人世間除了男女之愛,應該有更大的「人類之愛」。

mjohn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