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他對我那麼好因為他是同性戀雖然我不是歧視或不認同同性戀,但是經歷了之前那些事情,我實在不能接受。

他真的是一個很好的學長,可是為什麼要如此對我,我好煩好累,心情好複雜,那些異樣的眼光,暗處的低語,不斷在我腦海中出現,我真的受夠了我決定徹底封閉自己

從那時候開始,我和管樂漸行漸遠,看到那學長,我總是避開對他的視線,或是言語冷淡,甚至不理會他對附中也好失望,接二連三的厄運竟然發生在我身上。

一天下午,我精神恍惚的回到了仁愛國中,走向那一棟最高的活動中心,搭了電梯直上七樓。我看到我自己凝視操場來往的人們,憂鬱的眼神藏著許多傷心的往事閉上眼我縱身一躍我的一生在腦海中快速飛過;風,穿過我的衣服、指間,在耳邊呼嘯我倏地墜落在落地的那一瞬間,我張開了眼睛

躺在床上,我驚醒。最近常常夢到自己不同的死法,或許我把這一切都看得太嚴重了吧但我確實認真想過要去死,因為這世上也沒有什麼好留戀的了。BBS上學長的暱稱又改了,[走投無路],我看走投無路的是我吧

這時又發生了一件事,使我認為人性的光輝的一面泯滅殆盡

有一天W和白目華一起來找我

「幹真屌耶W拍著我說

「什麼?」

他拿出三封信給我

「這是」我問道

「你學長給你的信啊,你怪獸、恐龍、同性戀都殺,太強了啦!」

為什麼他會知道我在管樂的事?此時我看到白目華還在傻笑

「你們看了我的信喔?」我又問

「對阿」

「靠夭喔...」我真的生氣了

「喔唷,開玩笑,平常的信當然不看阿,這是Gay炮寫的信耶,怎麼能不看?」他還一付理所當然的樣子

「很好,你們可以走了」我接過信轉身離開

「嗯對了那個」

「滾」我平靜的說

回到座位,把三封信塞到鉛筆盒裡,我沒有打算在學校看。此時的我好想哭,真的很難過,現在我面對的是愛情的背叛、同性的背叛、友誼的背叛。學長把信給白目華希望他能轉交給我,他就找W一起送來,結果就招搖那幾封信,最讓我痛苦的是,W竟然慫恿跟白目華一起先看就這樣,一位同甘共苦的好朋友,輕易的背叛了我。我不知道還能相信什麼,真想跟那些夢境一樣,化成灰,永遠消失在這個瘋狂的世界。

那三封信的內容是

『不該踰矩。

似乎不該把命運的線轉彎,在原本兩條不相交的平行線上,定義出一個若有似無的焦點。

也許我不該太過明顯,我該忍住自己的情愫。我時時警惕自己不能跨越雷池一步。我害怕受到傷害,但我更怕你受到傷害。

踰矩,誤觸地雷。』

To late to go back.

再說什麼,也無法挽回。我知道不管我再說什麼,都已經無法改變事實。有太多事想講卻不能講』

『就此打住。我已經不再是一個好學長了。該鬆手的,我應該放開原本緊抓的手。

I shall say sorry even though its too late


我對同性戀沒有特別的感覺,但是被喜歡上,心裡很難受,尤其是被同一個女生接二連三拋棄之後,我不能接受。

後來我又從BBS收到了一封信

『其實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那時候起
我一直在想
如果我沒有把孟哲˙直接打出來
如果我沒有那麼明顯
你會不會繼續留在這裡

不過那已經不重要了

我知道因為我 你一直不敢來社辦 來團練
我也從你的文章裡看出你不是一個很能放得開的人
我知道這件事對你一直耿耿於懷 一直是心理的一道疤
但是 這些事不會是一輩子
身旁的人也不會陪著你一輩子
但是音樂 會一直陪著你

能不能 放下之前的所有風風雨雨
回到這個大家庭
我知道這很難
畢竟之前這麼大的一個事件對你來說可能還沒有平復
但是 這種事總是要放下的
如果要一直被這樣的事牽絆的話
只是沒有成長而已
人總是要成長的
再怎麼任性的小孩 還是要長大

加油
希望之後會看到成長過的你』

雖然我知道他說的都沒錯,但是要我回頭,這是不可能的事了。

背負著不堪的過去,我封閉了自己,等待新的契機

創作者介紹

Be Myself

mjohn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tong0103
  • 可以出書囉!
  • akayy
  • "走投無路的是我吧"<br />
    我又笑了...對不起X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