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父親就喜歡讓全家都能聽到他收藏的古典音樂,因此在還沒接受學校教育以前,就已經深受古典音樂的薰陶,而喜愛那多變的音符。從國小開始學鋼琴,直到國三生活開始忙碌才停止鋼琴的課程,其實我也不是很認真在學,只是單純的喜歡音樂。每當我心情雀躍或者感到悲傷,我總會坐上琴椅,摸摸那鍵盤,讓指尖和琴鍵溝通,那自然流洩的音符,才能平靜我激盪的心靈。

為了能專心唸書,我曾在誠品和金石堂買了不少「BANDARI」樂團的自然音樂和「2002」樂團的空靈音樂,平常我不聽有歌詞的音樂,因為會影響我的思緒。不過現在我聽這些音樂,只是為了能讓我沈澱心情,忘卻過去,能好好把握現在。

該是勇敢面對問題的時候,而我卻在這個時候遲滯不前。雖然從那天開始,每天放學都直接回家,騎車前往父親辦公室的會議室看書,但是一點都念不進去,效果很差。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無助,前所未有的徬徨,原本該是一步一步走下去的,如今我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我開始憎恨這個世界,憎恨我自己,恨老天的不公,更恨這種安排。我常常問自己,我到底哪裡錯了呢?在內心交戰與愛恨交織的日子裡,我漸漸的迷失了自己…

還記得那天的天氣很舒適…

我起了個大早,想起昨晚睡覺躺平的時候還緊張得心臟怦怦跳。我再次把應考準備的東西做確認,就去洗臉吃早餐了。今天是第一次基本學力測驗。其實我無法確定我緊不緊張,因為腦中一片空白,什麼也想不了,就硬著頭皮去考了。那兩天過得很快,並沒有我想像中的難熬。考完了,就這樣墮落吧…我想。能墮落的日子也不長,直到成績單發下來的那一天…

「2…267…」我拿著成績單給我的父母,我不知到這樣是否就是我的能力。爸媽開始跟舅舅阿姨們三姑六婆起來,其實我根本就不在乎他們怎麼想,或許是我根本就不在乎我自己吧。最後他們說「要是沒申請上你會考第二次吧?」在我看來他們是說「如果沒申請上你就給我去考第二次!」「嗯…」我在敷衍他們。在教務處前面申請成績的榜單上找不到我的名字之後,又開始了我忙碌的讀書生活。

正當我覺得自己的生活終於有點上了軌道,能不再天天想她,也不會常常因為想起那令我傷心的一晚而流淚,能不要想那麼多,可以靜下來看點東西的時候…

一個星期日下過雨的午後…

我聽著音樂,手邊是國共內戰與台灣發展的來龍去脈,心裡運算著昨天還沒解出來的國中幾何,正當我有點心得的時候,這時電話響了。我站起來,動了動舒活舒活筋骨,於是接起了電話…

「喂?請問…」

「是小孟嗎?…」

我的心抽動一下,是小祐的聲音,電話的那一頭還傳來了嘈雜的人車聲。

「你…有空嗎?有沒有…吵到你唸書?」

「嗯…有事嗎」我說

「我現在在你家附近…郵局那邊…你…可以過來一下嗎?」

我不知道該答應還是拒絕,我只說了一聲「喔…」發了個呆,最後還是出門了。

她到底有什麼事呢?我心裡不斷的想著。遠遠的,我看到她,我只希望現在的我看起來很堅強,我從容的走了過去。

「嗨…」我說

「嗨…」她回應我,頭卻慢慢的低了下來

這種氣氛…我不知到該說什麼…

「對不起…」她說「我知道這可能有點過份,但是我可以問你一些問題嗎?你一定要回答我喔…」

「哦…」

「你…你還愛我嗎?」她問到

我掙扎了一下,要跟她說實話嗎?

「還是騙不了妳…其實我仍然很愛著妳…」我說

「那…你可以當我的男朋友嗎」她的眼角…泛著淚光…

mjohn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